月亮
星星.png
城市
鐵皮屋.png
road.png
board.png
每年有上百位弱勢者來向崔媽媽求助,
其中 40% 為高齡長輩,15% 為身障者。
但媒合人力有限,我們只能救起一成的人。
剩下的只能繼續尋覓、無處安居⋯⋯

 
未命名-1.png
傳單

崔媽媽基金會誕生於1989年的無殼蝸牛運動。即使困難重重,仍持續為實現台灣的居住正義努力,不斷發聲
 

「當貧窮、老弱組合在同一個人身上時,這個人連最基本的居住都沒有,遑論正義。」

一開始因貧窮而無家,然後因無家,而走不出貧窮。


當台灣的房東普遍不願意租房給弱勢者時,我們理解房東的難處,畢竟管理和收租特別麻煩,也許寧願長期空著,也不願出租; 但同時,我們也想讓台灣成為一個更包容、更公義的所在,讓經濟弱勢者或老弱長者不被社會排除,有一方屋頂遮風避雨。

崔媽媽基金會
傳單

如果有一個「友善二房東」
成為房東與弱勢者之間的橋梁。

這不是天方夜譚。


我們只需要一座橋梁,一方面保障房東出租的房子完整管理、交租準時,甚至老舊房屋還負責修繕,另一方面,協助弱勢者能在不被歧視的狀況下,穩定租屋,讓房東與弱勢房客皆有保障。 你願意支持這樣的租屋媒合計畫嗎?

崔媽媽就是想成為這座橋。

友善二房東

超過30年的經驗,讓我們知道如何成為一個友善二房東

iconb.png
icon-20.png
老屋安全修繕,長期承租

因為崔媽媽以長期為目標思考,所以能夠談到更低的租金成本,也讓房屋初期整建與修繕的成本被分攤,如此一來,成為二房東的龐大資金壓力就能降低。

iconb-2.png
icon-21.png
合理可負擔租金

我們將依照弱勢租客的經濟能力,收取合理的租金,讓每一處的包容租屋能持續經營,也將收益投入更多老舊屋源的開發,繼續幫助更多弱勢者。

iconb-3.png
icon-22.png
弱勢者支持安全網

除了提供弱勢租屋與搬家補貼,我們更與人生百味、芒草心、社區實踐協會、龍山老人中心合作,提供居家關懷,讓弱勢者得到支持與協助。

城市.png
月亮.png
星星.png
星星.png

每月若能有33萬元,達成第一階段目標,
讓240人次的弱勢者有瓦遮頭。

我們知道這會有風險、會有壓力,甚至會有很大的困難,但33年來,一路風雨未停歇,因為有社會大眾的支持,我們還在堅持,我們還在路上。

 

您的捐款,將成為「地表最友善二房東計畫」最穩定的力量,讓我們一起把閒置的老屋化為最佳社會資源,替弱勢者找回居住的尊嚴。

 

我們每一個人,都可以是崔媽媽。

「你們當為貧寒的人和孤兒伸冤;

當為困苦和窮乏的人施行公義 。」詩篇 82:3
 

星星.png
星星.png

每月定額支持,撐起地表最友善二房東
一同為弱勢者打造 不再隨時害怕失去的家

​每月300元

協助添購基礎傢俱

​每月600元

協助添購必要家電

​每月1000元

提供弱勢租屋補助

​每月2000元

讓社工進駐

照顧弱勢者生活

​單筆1000元

添購床墊

消除長年疲憊

​單筆5000元

有了電視

獨居不再孤單

​單筆10000元

買台洗衣機

為自己打理整潔

​每月支持

自由選擇金額

​單筆支持

自由選擇金額

謹慎使用每一筆捐款,
建立房東與弱勢者間的橋樑

圓餅-18.png
圓餅-19.png
11-19.png

找不到安心入睡的家,讓困難的生活雪上加霜

友善二房東

行動不便的身障者

打開租屋平台,找也找不到坐輪椅可以正常出入的住所,總算找到,也是租不起的價格。但沒有住處地址,找工作時填不了資料,也無法申請網路、電話,甚至連社會福利與租外補助都沒有著落。

友善二房東

 兩個孩子的單親媽媽

一再被房東要求搬家,除了必須找新工作,當孩子默默地問我說這樣的生活會持續多久,我總是茫然地無法回應,因為就連我也因不停的搬家而焦慮、睡不好,擔心自己何時會無法背負著這個家繼續撐下去。

友善二房東

上了年紀的獨居長輩

每次看房子時,房東都擔心我付不出租金,所以我也不敢挑剔太多房子的問題,但是沒有人陪伴已經很孤單,年紀大了,像是浴室這種地方如果沒有安全設施,如果真的出事,會有人發現無助的我嗎?

家戶-13.webp

還有太多無家可回的弱勢者,我們不忍看見
崔媽媽明白,下一個 30 年的目標是什麼

有一個等待自己回去的家,是開啟人生改變的重要開始

一路走來,每句感謝的話都再再提醒我們「一個家」有多麼重要。

 

一個遮風避雨的租屋處,提供的不只是生活的住所,

更是生命所需的那份安全感與歸屬感,

也是他們相信人生可以繼續運轉下去的重要力量。

友善二房東

有位單親媽媽説,在她找到穩定的住處後,兩個孩子才被允許接回家,在那之前,她只能照三餐打電話到機構和孩子說話。

00-06.png
傳單
秉怡
崔媽媽基金會

從走上街頭,到走進弱勢家中
所謂的雞婆精神,是堅持了 30 個年頭的守護

崔媽媽執行長,外表木訥、身材清瘦的呂秉怡大哥,你可能很難想像他曾經瞞著父母夜宿忠孝東路,拿著大聲公對著政府疾聲呼籲,為了居住正義奔波超過一半的人生。

 

最早的台灣,租屋資訊還不知道上哪看,搬家還容易碰到黑道,因為有崔媽媽奮戰了 30 年,租屋環境才穩定許多,只是對 60 歲的呂大哥仍然不夠,腳步慢了不少,卻從未停下,守護的就是簡短四個字:「人人安居」。

安居
崔媽媽基金會
歷程-20.png

租房資訊被壟斷,號召志工建起租屋資訊平台,比591還早了快20年

崔媽媽基金會

1989年台灣才剛解嚴,無殼蝸牛運動集結5萬人首次發聲

崔媽媽基金會

為超過 1.2 萬人弱勢者解決租屋困難,提供1.5 萬人租屋法律諮詢

崔媽媽基金會

號召 1,500+ 位志工,僅對外募款3,辛苦撐起遍及台灣的「崔媽媽」

歷程-22.png

2014 年發動巢運、夜宿帝寶,台灣才積極興建社會住宅,政策有了改變

崔媽媽基金會

辦理超過400場記者會,參與推動 20項居住相關法律修法及政策制定